“基因编辑婴孩”生于:无论如何你认定的人生,不过是场实验!

  科学研究没有伦理价值观,但科学家有,而且必须有。

  实验的真正主角

  自全球第一例基因主编婴儿诞生后,关于这件事的讨论就从未停过。

  大部分都在抨击,该实验是犯罪行为,而关于crispr技术,关于科技和价值观的理解,也不绝于耳。

  但是,我们是不是忽视了这件什么事的角色?

  事实上,这项实验的真正角色,是两个孩童:露露和娜娜。

  楚门的全世界

  露露和娜娜的命运,就好似经典的美国经典电影《楚门的全世界》。

  主角楚门出生在一个以他为轴的世界,这个全世界里面的所有人都是以楚门为角色的角色,他们联手生产了一场以楚门一生经历为基础的一场秀,一切都是设定好的故事情节,楚门每一天的生活,都成了电视剧里的内容,可供人民大众观看取乐。

  直到30岁,楚门都一直活在这个伪善世界下,他的一生中被禁锢在演员设定好的故事情节下,2万个摄像头的持续监控下。

  经典电影的经典在于其故事性,充满创造力,但当此事成为现实,你才会不才会觉得背后一凉?

  因为等待这两个小孩的,比楚门世界更为可怕 —— 即使贺建奎指出不才会向大众公布这两个孩童的身分,但事实上,她们仍处在不间断的科学监视中。

  命运一开始对她们,就是不公正的。

  谁不想要正常的生活?

  长大、读书、生活、交友、恋爱、生儿育女——对于普通人来说触手可及的幸福,对这两个小孩却变得遥不能及。

  贺建奎给她们设定的快乐彼岸,注定是一条不归路。

  科学研究没有上限

  但科学有底线

  什么叫做基因编辑婴儿?

  就是指她们的一个基因经过人为修改,从而可以抵抗某些疾病。

  某种程度上来知道,这就是一种人体实验,基因编辑婴儿只不过就是“人造人”。

  这项实验被爆出来之后,遭了122名中国科学家的联合杯葛:“直接进行人体实验,不能用疯狂来形容!”

  这显然不是一项有益于人类的科学实验,只是一种满足研究者疯狂欲望的变态实验!

  为什么这么知道呢?

  因为,爱滋病的双亲要生出健康的婴儿,早已不是难事:

  如果父亲患,只需要筛选出健康卵子就可以了;如果是母亲患,只需要采用药物阻断,98%可以让婴儿不被艾滋病细菌感染。

  显然不并不需要用到贺建奎的方式!

  随着时代和历史的发展,科学才会不断进步,社才会肯定才会持续向好。

  但价值观变好,是从尊重情感底线到达,而不是踏破生物的底线,让科学显得越来越无下限!

  科学并未对错

  但运用科学有是非

  霍金曾经这样预言过人类的末日:

  有一天,生物通过基因改造技术自己编辑自己的突变,创造出从基因层面全面超越普通生物的新的人类。

  这种“超级生物”一经出现,便宣布了普通人类将被淘汰掉。

  因为在这种超级生物眼中的,普通人类就像是有缺陷的低等种族一样。

  科学本身没有对错。

  但运用科学新技术的过程中,有是非。

  英国浪漫主义作家拜伦曾说过:“在这专利的年代,各种新发明——无论是拯救心灵,还是伤害灵魂,一律被知道成是出于一番好意。”

  没人能预知,不确定性的可遗传的遗传物质被改造,将才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只期望,潘多拉魔盒早已打开,我们依然有机会,在事情显得不可挽回之后,打开它。

标签:

头条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