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租抵扣个税遭房东拒绝 专家建议上调租房税点

  拨通房东电话号码的时候,春波的内心挺忐忑,“我打算和房东商量下房租抵赋税的什么事。”意料之中的,房东拒绝提供包括身分证和有关房屋的一切信息,并且告诉春波,如果坚持要用房租抵赋税,就解除租用合同,“房东让我考虑确切。”春波知道,他提出承担每个月的租房税收,房东也不愿意。

  春波尤为无奈,马上就要过年,正是单位最忙的时候,没有时间,也没有人精力去重新的找屋子,考虑到再三,他不能妥协,“之后再知道吧。”

  事实上,春波的遭受并非个例。2019年1月1日起,国家税务总局制定的《个人所得赋税扣缴申报管理办法(试行)》正式颁布以来,不少租客打算用房租抵赋税的想法都被房东“扼杀”了,也有房东直言,租房都是税后价,如果租客要抵扣个赋税,要么涨房租,要么租客自己去缴纳。

  房东的“拒绝论”引起了持续的热议。因为新个税的房租专项抵扣,似乎会让房东和房客两者之间形成博弈,最终演变成房租上涨的行为。

  “当初在制订有关政策的时候,确实没有人考虑到房东会有这么大的抵触情绪。”一名没有人具名的税务机构有关人士称,“如今各地的税务局也都很苦恼,也在等候上级机构的指示。”

  现象:房客打算抵赋税 房东:不租了

  按照现行的政策,纳赋税人享受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时,要填报主要工作的城市、租用住房座落地址、出租人姓名和身份证件类型和号码或者出租方单位名称及缴税识别号(价值观统一信用代码)、租用起止时间等信息。

  而个人租用住房如采用分税种方式,需分别计算缴增值赋税、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所得税和房产税。

  “要是提抵税的话,就不租了。”齐芳特别直接,“我也不涨房租,我也不想他自己缴赋税,解除合同就可以了。”齐芳有一套房子在出租,租客还不想表达抵税的意愿,齐芳就把自己的想法提早告诉了租客,“谁知道缴纳之后,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春波表示理解房东的想法,“羊毛出在羊身上,即使房东每个月按时缴赋税,那这部分成本一定也是转嫁到租客身上的。”

  实际上,在目前的租赁消费市场,个人租房完全不都会主动去纳赋税,这也是造成房东对于租房抵赋税的什么事比较敏感的因素之一。而对于齐芳来说,她也害怕诸如身份证等个人信息的泄漏,从而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专访中,多家中介的工作人员也表示,不少房东早已打电话号码提出了要求,“不给抵扣个赋税。”

  中原房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指出,房东不不愿租客抵扣个赋税,有个很极为重要的因素就是房东害怕租赁行为被纪录后,未来税较低,“原来税务机关可能会不掌控房东的房租收入状况,通过纳赋税申报后,房东的房租收入就会被记录。”张大伟知道,以北京为例,租用行为备案的比例尚不足一成,而如果看全国,1%都不到。

  上述税务机构有关人士也确认,租用房屋后,主动前往税务部门报税的出租人并不多,“中小企业租房,可以要求缴纳,但是个人租用房屋,没有办法控制。”

  “这个问题是一个技术性的细节问题,如果解决问题不好的话,可能会影响这次个税改革的初衷。”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院长刘桓讲师说道。

  中介租房 可填公司信息抵扣

  燕子考虑到再三,还是放弃了用房租抵扣个赋税的想法,“我不想给房东打电话号码,我想他也会同意。”燕子咨询过北京市的税务热线,虽然工作工作人员说,目前对于房东否要缴纳没有明确的政策,但她也特别强调,按时报赋税,原本就是应该的事情。

  因为父母还不到60岁,又没有人买房,没孩子们,也没继续读书等,所以目前燕子能用到的抵扣个赋税的方针,就是房租,燕子给北青报记者算了一笔账,同月薪12000元,房租3000元,按每个月5%的缴纳额算是150元,而她的年薪扣除保险之后,每个月的缴赋税还不到300元,就算用上这可以抵扣的1500元,把起征点提到6500元,实际上也减不了多少钱,“要填的信息很多,还挺麻烦的。”

  确实也的确如此,一套年租金10万元的民房,每年税费5000元。而租客抵扣的个税其实一个月也就节省100元大约,一年下来也就节省1200元。如果把多余的税费加在租客身上,那就意味著,每个月的房租又飙升了300多元。

  北京12366纳赋税服务平台相关人员讲解,若是和房东签的合约,房东的姓名及纳税人识别号(即其身份证号)是必填项,填不想则没有享受专项附加扣除中的的住房租金这一项。至于税务都会不都会根据填写内容让房东补赋税,另一名客服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我们没有明确的口径。”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从自如等中介手中的租房,可以选择“组织”一项,填写相应该公司信息,抵扣个赋税,但自如表示,自如不是出租方,是为了租客申报便捷才提供该公司信息。

  李磊租的就是自如的屋子,“看到管家的死讯后,我就填写了相关资料,然后提交了。”李磊知道,这一点上还挺方便的。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分析总监严跃进对于自如此次的做法颇为赞同,“将来包括长租公寓中小企业、开发商等,都必需在地价抵扣个赋税方面有更法规的操作流程。这方面做到位,就可以成为租赁业务范围的一个卖点或亮点。”

  提议:完备政策 适当上调租房税点

  刘桓讲师在接受北京青年报名记者采访时认为,从“大政策来说非常好。”长期以来,我们国家的个赋税都是单一扣除。如今有六项附加扣除,“税政的调节,还需要一段时间,更进一步地完备和解决问题。”

  前述税务部门人士称,目前关于个赋税抵扣并没有人具体的操作细节,但只靠租赁合约就能抵赋税,这有些不妥,“还是需要房东先去缴纳,承租人再手拿税票去抵赋税。”

  刘桓也认为,承租人应该手拿房东缴纳的发票去抵扣个赋税,而不是单凭一份租赁合约,“确定合约的真假和有效地也是很极为重要的工作。” 刘桓说,租赁双方的个人信息都不应在税务局得到体现,举例来说,有人要用房租抵赋税,那么就不应确定他是否有租房,是否重复抵扣等。

  “急需出台一份明确的法规指导性文件。”在刘桓显然,今天虽然早已出台了扣赋税标准,但怎么扣还需要税务局去设计一个严格详尽的流程。”按照刘恒的说法,房屋出租是增加房屋利用率的好办法,对于个人出租房屋的税,应该得到适当的减免和优惠,比如把极其复杂的税收制度,用一个比较简单的办法来征收,不要让租用房屋的纳赋税人太过于麻烦。如何做到“无缝”衔接,税务机关就应该出一个明确的实施办法。怎么样让租客得到实惠,而房东又不受损失。

  “个人提议低赋税。”刘桓知道北青报名记者,核心是不必涨赋税,涨税的话都会使得租用双方的利益都受到伤亡,“房东把成本加在租客身上,就等于整个租赁消费市场的价格上涨。但如果不想房东涨价,那大家租用房屋的积极性又会被打击。”刘桓说,“税务局应该合理地往急剧下降税,比如把房租出租需要缴纳的税点再降1-2个点。”此外,刘桓建议,授权各省因地制宜,采取带有地方特点的办法。“过一段时间,可以把好的办法统一起来,再制订全国可以使用的模式。”

  (译文标题为:《房租抵扣个赋税遭拒 租客怎么办?》)

标签:

头条文章